主页 > 核果 >

去公园,瞧这些“中看不中吃”的各式观果

/2019-01-17 16:59

  冬天的公园,色叶渐渐退去,却也不缺乏斑斓的色彩:比如红白青黄的枝干以及红褐色的池杉……此外,一些在春夏里绚烂生长的景观树,都悄悄地结出了小小的果子,被称为“观果”。虽然它们不如秋天的果实那么夺目、诱人,甚至绝大数市民都喊不出它们的名字,但只要你用心观察就会感到它们的魅力。近日,记者来到红梅公园探访,这里的观果有十多种,全市最多。

  华紫珠:一串串的“紫珍珠”,最夺目的观果

  在红梅公园月季园入口处,有一株灌木上结了很多的小果,汇聚成紫色的小球,成串挂在枝头,珠圆玉润,异常美丽,犹如一串串耀眼夺目的“紫珍珠”。

  红梅公园管理处办公室科员、常州市花情预报员戚娴馨说,华紫珠株形秀丽,是一种既可观花又能赏果的优良花卉品种,果期很长,常用于园林绿化,庭院栽植,“这株华紫珠也是我们公园独有的,算是观果里面最夺目的了。”

  南天竹:每个公园都有,可入药却不能直接吃

  在红梅公园,记者经常可以看到一串串鲜红色的小果子。戚娴馨说,这就是南天竹的果子,不仅红梅公园,常州每个公园几乎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,“在观果里,红色的小果子很多,南天竹的果子颜色是最艳的,像红玛瑙也像红珊瑚,颜色可人。它的叶子秋天的时候会变成红色,也很好看。”

  戚娴馨介绍,南天竹又名南天竺、红杷子、天烛子、红枸子,对环境的适应性很强,是我市常见的观果植物。现在,红梅公园里随处可见的南天竹正值最佳观果期。南天竹的果实还具有药用价值,能清热除湿,有很好的通经活络的作用,用于治疗哮喘、咳嗽,“但这种果子毒性很大,千万不能直接食用,逛公园的时候,家长们要当心孩子去采了吃。在这里顺便说一下,与秋天的累累硕果不同的是,这些冬日的观果,即使没有毒,大多也是中看不中吃。大家就只用眼,莫动嘴吧。”

  喜树:浑身都是宝,是重点保护的野生植物

  走在公园“丛林探险”的木桥上,记者看到几棵树上结着棕褐色的毛果子,这种树的树干非常粗大健硕,有十多米高。

  戚娴馨介绍,这种高大的落叶乔木,浑身是宝,果实、根茎、叶子和树干都有用处,能够入药,含有抗癌的成分,还能治疗牛皮癣。“喜树果虽然不是那么艳丽,但造型别致,是披针形的。”

  记者查询发现,1999年8月,经国务院批准,喜树被列为第一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,保护级别为Ⅱ级。

  毛核木:有个别名叫雪果,挂果期到明年早春

  在公园大草坪旁的半山亭下,一株灌木上结了不少紫红色的小果子,一串串,带着突起挤在一起,形状有些奇怪。“毛核木的果子颜色很出彩,是一种艳丽的紫红色。它适应性强,深秋后红果成串,可以一直挂果至第二年早春,整个挂果期长达4个月,观赏价值极高。”戚娴馨说。

  毛核木,还有一个更好听、充满诗意的名字叫“雪果”,红色的品种叫红雪果,白色的叫白雪果。“之所以叫这个名字,可能是它在下雪天依然挂着果子的关系,毛核木也有药用价值的。”戚娴馨说。

  石楠:花期味道难闻,果子却很漂亮

  在梅林的西侧,记者又看到了一簇一簇的小红果子,颜色没有毛核木那么鲜艳透亮,有点类似于暗红色,但十分密集。“这是两种树木,自然也是两种果子,左边高的是冬青,右边的很有名气,是石楠。蔷薇的果子,也是小红果子,但不是一簇一簇的。”戚娴馨说。

  说起石楠,大家可能并不陌生,这种树木处于花期时的味道,每年都会引起市民的吐槽,被称为最污的花。但进入冬季,石楠的果实却缀满枝头,在绿叶的映衬之下,显出一丝勃勃生机。

  戚娴馨说,眼下各公园、道路上的石楠正值挂果期,让这个冬天平添了几许暖意。

  老鸦柿:适用于盆栽,寿命长能传代

  “红梅阁旁有一株老鸦柿,在观果里算是比较特殊的,黄色的,比其他观果的个头要大一点。”戚娴馨特别推荐。记者看到,这些黄果子点缀在秃秃的枝干上,显得很漂亮。

  戚娴馨说,老鸦柿是秋、冬季观果优良树种,适宜种植在亭台阶前、庭园角落或树丛边缘。老鸦柿也受到很多花卉爱好者的爱慕,它的桩造型很漂亮,易栽种耐性强,尤其是寿命长,“其他盆景树种少有这么长的寿命,甚至可以传给下一代,很多爱好者专门到山里、野外去挖回来种植。”

  另外,海棠果也是黄色的小果子,在紫荆公园、东坡公园也有种植。

  火棘果:这种“微果之王”,可做饮料

  在文笔塔周边,一种红色的小果子又出现了,像红宝石般。戚娴馨说,这种小红果叫火棘又称救军粮、水杈子,属于蔷薇科,常绿灌木,“它是一种极好的观花、观果类植物,花期为4月至5月,花白色;果期为9月至12月,果子接近球形。”

  火棘在紫荆公园、圩墩公园、荆川公园、东坡公园,也都被广泛种植。除了可以入药,还含有丰富的有机酸、蛋白质、氨基酸、维生素和多种矿质元素,可加工成饮料。因味似苹果、山楂又被称为“袖珍苹果”“微果之王”。

  “火棘果是可以吃的。据说很早以前粮食受灾减产的时候,山区的农民经常在秋后去山里采摘火棘果,采回家后将其晒干,然后磨成粉以备来年青黄不接时食用。”

  本版文字 汪磊 涵菲 本版图片 朱臻

  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去公园,瞧这些“中看不中吃”的各式观果